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hannanlaoweng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【梨園雜志】京剧舞台上的「三不计」  

2016-07-24 10:45:25|  分类: 戏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梨園雜志】京剧舞台上的「三不计」

http://www.wtoutiao.com/author/liyuanzazhi.html

张古愚,生于1905年,京剧史论、评论家。1928年在上海对京剧专门进行了研究并发表了许多有关京剧的评论文章。后与梁子华等合编《戏世界报》,由他担任报社主任;不久又与冯小隐、张肖伧、郑过宜、徐慕云等组成上海国剧保存社,由他担任社长并主编了《戏剧旬刊》,后改名《十日戏剧》,发行118期,曾应邀担任上海中华国剧学校校长,并经理上海天蟾舞台。新中国成立后,一直从事京剧研究工作,直到耄耋之年,仍有文章不时在报刊上发表。

梅兰芳的《宇宙锋》,在「责父」时,赵艳蓉有这么一句词:「你位列三台,连三纲五常都不懂了么?」这是老词。梅过去也一直这么念。梅兰芳迁居上海后,叶恭绰常去作客,与梅先生切磋艺术,也很欣赏梅的这出《宇宙锋》,不过对赵艳蓉的这句台词提出了异议,认为有问题,理由是秦二世当国年代,还没有「三纲五常」这种说法,并建议改为「你位列三台,连这羞恶之心都无有了么」。梅兰芳对叶恭绰的建议敢不从命,从此不再念“三纲五常”,而代之以「羞恶之心」,一直到暮年。

【梨園雜志】京剧舞台上的「三不计」 - 非常有戏 - 非常有戏

《宇宙锋》梅兰芳饰赵艳容

抗战前,我有时也去马思南路梅公馆走动,在一次交谈中,我向梅先生提出这个问题,我的意见是「羞恶之心」这句词远不如「三纲五常」符合情理;当然我也得向梅先生陈说我的理由,这就是在京剧舞台上有三不计朝代:一是服装,二是道具,三是剧词

京剧戏曲电影《宇宙锋》(全剧字幕)梅兰芳 刘连荣

从京剧的服装说,就那么几个衣箱,里面装的,从殷商的《渭水河》,一直到满清的「八大拿」戏,一律通用,台下的观众看了一二百年,了解而理解,没有意见。再说道具,古时候没有桌、椅、床,只有几、案、榻,人们是席地而坐,还睡在席上,所以才有「寝不安席」之说;可是在《渭水河》里,舞台上便已经摆上了桌、椅、床了,文王还睡在床上,做了一个飞熊入幕的梦。观众呢,也没有意见,看得挺好。如果真是依据历史真实,让刷中人席地而坐,便复杂了,观众反倒看不懂了,以为是在演日本戏了。

【梨園雜志】京剧舞台上的「三不计」 - 非常有戏 - 非常有戏

木板年画之《渭水河》

还有,那时纸墨笔砚还未发明,舞台上也还是这个原则,不计朝代,提笔就写,没有谁去用竹片刻字。剧词也是这样,不计朝代,目的是让观众一听就明白,就理解。像《霸王别姬》,原来虞姬念有两句对:「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」,也改成了「沙场壮士轻生死,惨绝人寰待尔人」,因为前两句是唐人的诗,计较朝代,当然是不能用在楚汉相争里的。可照这样说,虞姬念的「正不知鹿死谁手」这词也得改;因为「鹿死谁手」这句话(后来成了成语)是十六国时后赵的石勒说的,在他之前的虞姬如何说得出呢?可改什么词呢?改什么词在这里也不如这句「鹿死谁手」念得那么合乎情理,那么有气氛,这就是不计朝代的好处。《宇宙锋》中,赵艳蓉说「三纲五常」,虽然时间不对,可这个话在中国传了一两千年,普通老百姓都知道、都明白的,以赵艳蓉当时的处境说出,是完全符合她的口吻的,人情合理,观众也能深刻理解这一点;换上「羞恶之心」,那个分量就明显地差得多了。

【梨園雜志】京剧舞台上的「三不计」 - 非常有戏 - 非常有戏

《霸王别姬》梅兰芳饰虞姬

京剧不是一切都求真实的艺术,「三不计」,是我们的好传统,那些不懂这其中道理的外行话,还是少听为妙。

京剧戏曲电影《霸王别姬》(全剧字幕)梅兰芳 刘连荣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