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hannanlaoweng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秦腔《西厢记·拷红》  

2012-05-17 09:58:19|  分类: 秦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非常有戏《秦腔《西厢记·拷红》》

秦腔《西厢记·拷红》

秦腔《西厢记·拷红》 - 非常有戏 - 非常有戏 

故事源于《西厢记》。叙红娘送莺莺到张生的书房幽会,被崔夫人发现,唤来红娘进行拷问,责怪她玷辱了相府的名声。红娘据理力争,说这件事都是夫人许婚赖婚造成的,最后崔夫人无奈只好应下婚事。 

秦腔西厢记全本http://www.tudou.com/programs/view/vVzQkQiC_LE

秦腔拷红一折·宋上华http://www.tudou.com/programs/view/zvsnbpQn0G8/

剧中人物

红娘——花旦

崔夫人——老旦

崔莺莺——小旦

张生——小生

夫   人:(念)翠柏苍松岁月长。

孤身晚景叹凄凉。

一周复过又一周,

人生在世有几秋。

日月不催人自老,

不觉白了少年头。

(白)老身崔门郑氏。这几日观见莺莺与红娘常到后花园往来,又见她神色藏怆惶,我心甚疑,想红娘与她日不离影,好歹她必能知情,我不免唤出红娘,一问便知,红娘哪里?

红   娘:(白)佳人才子喜红鸯,佳偶几成镜中缘。愿作蜂媒蝶侠客,要把月老赤绳牵。

夫   人:红娘!

红   娘:哎呀!观见老夫人怒气冲冲,坐在那里大叫于我,莫非姑娘与张生之事发作了吗?若是那事发作了,这到底该咋办!倘若问道,不说不得了,说了了不得。

夫   人:红娘!

红   娘:哎呀,不去不得行,要去哩。(进介)

夫   人:红娘。

红   娘:有。

夫   人:我叫你好久,为甚么这时才过来哩?

红   娘:老夫人叫的时候,我正在那里做啥哩,听得呼唤,即刻过来,迟来几步,老夫人莫怪。

夫   人:你见我为何立而不跪哩?

红   娘:(吃惊的神气)咦!红娘在家,自早至晚,不是姑娘叫便是夫人唤,一天见面,不知多少次数,平日并不下跪,今日为何让我下跪哩!

夫   人:闲话少说,你个蠢才还不与我跪下。

红   娘:老夫人有命,不敢不遵,跪下就跪下。(跪介)

夫   人:我问你每晚和小姐到后花园做甚么去来?

红   娘:哎呀,我当为了甚么大事,叫我下跪哩,才为那点小事,就把人给罚跪哩吆。(站起)

夫   人:你个蠢才,还不跪着!

红   娘:(复跪介)跪着就跪着!

夫   人:做甚么去来,你与我说!

红   娘:烧……烧香去来。

夫   人:烧的做甚么的香?

红   娘:我家姑娘说:“若要萱堂增福寿,全凭早晚一炉香。”是为祝告苍天,保佑你老人家多福多寿来。

夫   人:是为我来?

红   娘:你当为谁来!

夫   人:还有何事?

红   娘:再无别事。

夫   人:你个蠢才,花言巧语,将没作有,如不实说,打死你个丫头!(执鞭子打介)你说不说?(再打)

红   娘:哎呀呀疼的很很!(以手护肩介)

夫   人:哎!小蠢才!

(唱)小蠢才你不知行监坐守,

引小姐黑夜游自不知羞。

我家中岂容下你出怪弄丑,

若不说定打死你无耻丫头!

(再欲打介)

红   娘:(以左手撑住鞭子)老夫人不要打了,听我道来。

(唱)老夫人莫上气你且坐下,

夫   人:从实说来,若有一句虚谎,定要打死你个蠢才!

红   娘:哎我的老夫人!

(唱)听我把前后事细说根由。

普救寺遇贼兵曾许婚媾,

谁解围把小姐愿作鸯俦。

张秀才设计谋退了贼寇,

悔前言昧婚约是何情由?

夫   人:悔前言不悔前言,昧婚约不昧婚约,其责在我,与你蠢才何干!

红   娘:这才是当面许婚媾,双双情意投,佳偶成怨偶,新愁接旧愁了。

(唱)张秀才染沉疴因失佳偶,

我姑娘在绣阁怨女多愁。

修鸾笺她令我书房行走,

那张生见书柬疾病即无。

夫   人:你个蠢才信口胡说,那张生所得何病?一见书柬,即刻大愈,照你这样说来,有病之人,都不用吃药了,把那个帖一看,岂不就好了吗?

红   娘:那却不能,那个帖儿,只能治张生之病,其它无论何人所得何病,都是治不了的。

夫   人:那是何意?

红   娘:这就叫对症下药,药不投症,病就难好。

夫   人:再休胡说,往下讲来!

红   娘:老夫人,你看这讲话长了么,叫我只管跪着,是怎样的讲法哩吗!

夫   人:你还想起来吗?

红   娘:老夫人开恩!

夫   人:你就站起来与我讲。

红   娘:(起来揉膝盖介)这下边的话吗,我实在不好说。

夫   人:有甚么不好说哩,你还是与我从实的说来。

红   娘:老夫人你可知牛女天河阻,会面不自由,但得鹊桥渡,仙侣会河洲了。

(唱)那夜晚会佳期书房行走,

小红娘在后面忙抱衾绸,

在内边作何事,

老夫人!你自己穷究。

夫   人:你个蠢才,引诱小姐出怪弄丑,应该打死你才是!

红   娘:老夫人,你可知人生在世,光阴迅如流,青春有几秋,月下佳期会,私结红鸾俦了。

(唱)他二人已结成鸾交凤友,

鸳鸯枕盟海誓木已成舟。

劝夫人你莫扬自家之丑,

我姑娘已成了泼水难收。

夫   人:(唱)这半晌不由人气冲牛斗,

(白)岂不气煞人也!

(唱)听她言我才知始末根由。

你不该引小姐黑夜行走,

失礼仪丧廉耻羞也不羞?

红   娘:(哭介)苦呀!

夫   人:你这个蠢才还哭甚么哩?

红   娘:把人脊背都打红了,膝盖子也跪疼了,叫人怎得不哭!

夫   人:如今我骂也骂不了许多,打也打不了许多,你个蠢才作出此事,非处置不可!走!过来跟我走!

红   娘:哪里去?

夫   人:衙门见官去。

红   娘:好好好,我正想见官,走走走。

夫   人:你这蠢才,怎么还正想见官哩?

红   娘:若到官廷,我就有了说的了。

夫   人:你还有甚么说的?

红   娘:官若问到,我便说我家这事,一非张生无礼,二非是小姐的不是,三来也不是我红娘的过错。

夫   人:是谁的过错?你说!

红   娘:都是老夫人你一个人的错!

夫   人:(气的发急问介)好蠢才,怎么还是我的过错?你与我说,说!

红   娘:哎呀呀,你先坐下,再不要生气了些。

夫   人:哎嘘!有甚么话,快与我说,说!

红   娘:是是是!哎嘘老夫人!岂不知信乃人只根本,人而无信,何以为人,想昔日贼围普救寺的时候,老夫人束手无策,有言在先,谁能退去贼兵,愿以小姐娶之,这话是老夫人说的不是?

夫   人:偏你记得!

红   娘:出事的岔岔,就在这,我岂能记不得哩,张声因慕小姐的人才,才筹退贼之策,后来贼退身安,就该与他们完了婚姻,名副其实,才是正理,谁料老夫人竟然昧却前言,失信于人。既不成其亲事,就该酬之金帛,令张生舍此而就彼,岂不罢了,又不该将他留在书馆,使得怨女旷夫,情不自禁,花前月下,才有今日,老夫人,你说这是你的错处不是?

夫   人:咦,这个。

红   娘:这个甚么?哎我的老夫人!

(唱)小姐青春二八女,

张郎白面一书生。

况从前许亲名份定,

人非草木谁无情。

夫   人:(听红娘说的有道理,似有回心,不好转圆,只得叫红娘出去打茶,自己再好筹思)你再不要说,我的口渴舌燥,你先与我打杯茶来。

红   娘:遵命了。

(唱)一句话问得她无言答应,

管教她背郑恒面向张生。

莺   莺:(唱)可惜风前连理枝,

曾在月下会佳期,

一腔心事无人晓,

惟有清风明月知。

红   娘:(捧茶上)老夫人请来用茶。

夫   人:只说你们作出这样有损家风之事,难道罢了不成!

红   娘:好我糊涂的老夫人哩,常言道家丑不可外扬么,此事一旦揭开,不但有玷相国家声,即张生正在少年有为之时,前途也是最要紧的,万万不可坏人名誉,此事若到官廷,老夫人,你先有治家不严之过,忘恩失信之愆,你说是也不是?

夫   人:依你之见?

红   娘:依我之见,不如恕其小过成而其大事,方为上策。

夫   人:哎!那就依你的主张吧!

红   娘:哎呀老夫人,你看红娘小小的丫头,只知站前立后,快去就来,既不会处事,又不会讲话,应该如何安置,还请老夫人自主。

夫   人:相国在日,把莺莺既许郑恒,岂能再配张生,一女两嫁,叫人好难。

红   娘:一点都不难。

夫   人:怎么不难哩?

红   娘:许与郑恒,乃是你们自拿主意,我姑娘并没同意,她与张生情投意合,自行择配,现在木已成舟,一碗水泼在地上,再大的本领,都是揽不起来的了。

夫   人:郑恒若来成亲,该拿何言答对哩?

红   娘:贼围普救寺的时候,若将姑娘抢去,郑恒前来成亲,你还与他另生个姑娘不成?

夫   人:那可是的,你说此事应该怎样办理?

红   娘:依我说就将我姑娘许配张生,既不玷辱我家的清白门第,又能成全他们的美满姻缘,两全其美,何乐不为哩?

夫   人:逮我思忖,(背供),我想此事若不隐昧,难免丑声四溢,惹人耻笑,倒不如依她之言,红娘!

红   娘:夫人说甚么?

夫   人:去唤张生前来见我。

红   娘:(得意的撇颊)唤张生我可是不去的。

夫   人:怎么不去哩?

红   娘:从前姑娘想见张生,我与她转递了个消息,又是挨打,又是受气,今天再与老夫人递传上个消息,让人知道了,还不把我的头割了哩。

夫   人:你个蠢才,真乃少教,还不与我快去。

红   娘:呀是!(自言自语的出走)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,光想在我身上出气哩,(出门看见莺莺)哟!姑娘你还在这里偷的听哩,我为成全你两个的好事,看叫老夫人把我打成啥了。

莺   莺:红娘不必啼哭,千错万错,都是我的错,实在委屈红娘了。

红   娘:那晚之事今已泄漏了,你们都不肯出头露面,老夫人总说怪我,又要将我带到官廷治罪,事到如今,你只说错了,错不错与我挨打受气有甚么关系哩吗?

莺   莺:那是我们两厢情愿,岂能怪你。

红   娘:我知道你们两厢情愿,只图相亲相见,叫我挨打挨骂,岂能不忧不怨了。

(唱)那夜晚我和你同到书馆,

你二人一见面先把门关。

那时候实服你破天大胆,

到今日直闹的地覆天翻。

莺   莺:(唱)听她言吓得我通身是汗,

我的娘坐堂上怒发冲冠。

我有心回绣阁不见娘面,

难道说把此事白白罢完。

(白)这是红娘,你看我既然委身张生,老夫人又要十分恨我,欲罢不能,欲进不得,事到如今,却该怎么办?

红   娘:我晓得你和张生之爱,情不能舍,但是父母之命,又不能违,以我之见,还是先见老夫人,就把往事说知道知,她有爱儿疼女之心,必然成全其事。

莺   莺:我是十分害怕,见面该说甚么?

红   娘:见了面,你只低头不语,含泪泣哭,她怨你恨你,必是怜你爱你,你去先见老夫人,待我去请张生来。

莺   莺:老夫人余怒未息,你还是随我一同进去站在旁边,与我解个危儿。

红   娘:张生从前在普救寺与你解了个危,闹的一塌糊涂,至今还不得另干,可叫我与你解危咖,我再不管闲事了。

莺   莺:说是你来呀(拉红娘进介)

红   娘:这道是为我的啥事来吗?

莺   莺:母亲万福。

夫   人:呸,好一个不出闺房的千金小姐。

红   娘:姑娘你坐在那里静听老夫人的教训么,痴呆呆站在那里干甚么哩?坐了坐了!

莺   莺:孩儿告坐。

夫   人:作出这样无廉无耻的事来,只说你羞也不羞。

红   娘:这是佳人才子,互相爱慕的一段风流佳话,何羞之有?

夫   人:(面向红娘)你快与我请张生去。

红   娘:跟上跟下,她老人家,总不替幼年人想哟(跑下)。

莺   莺:母亲不必烦恼,儿因张生救命之恩,不肯忘情,委身与他,母亲既然不同意,儿只有投环自尽,既不败坏咱家门风,又能了却前世冤债,母亲何必娇客打奴婢,惹人耻笑也。

(唱)母亲不必把气动,

听儿把话说心中。

普救寺许亲娘有命,

双方情愿由此生。

娘昧前言心太硬,

何怪红娘与张生,

此话传出成笑柄,

儿实实羞的活不成。

夫   人:(唱)你父作官性直耿,

玉堂金马在朝中。

遣嫁应有父母命,

私结婚媾坏门风。

桑间濮上再端正,

抬在黄河洗不清。

红   娘:(唱)老夫人作事背人性,

无情反怪人多情。

男欢女爱盛情动,

好姻缘我要作合成。

(白)去,跟我走。

张   生:做甚么去咖?

红   娘:你两个的事情,老夫人已经知道。

张   生:红娘姐包涵包涵些。

红   娘:何尝不包涵啊,但是磁瓦子包饺子哩,实在包不严了,还是咱们一同进去,见了老夫人,当面的锣,对面的鼓,把此事证明一下,看怪谁来。

张   生:不管怪谁不怪谁,我只是不去。

红   娘:为什么不去哩?

张   生:我害怕老夫人。

红   娘:你跳墙的时候,怎么不害怕老夫人哩?

张   生:不论你咋说,我总是不去。

红   娘:你放心,你放心,我为你两个的好事作了许多难,受了许多气,与老夫人瞎说好说,现在一点事都没有了,叫你们两个正式订婚哩!

张   生:当真吗?那我先谢过红娘。

红   娘:对了,对了,再不耍闹我了。

张   生:那我情愿前去,光是见了老夫人难为情,看见小姐实在不好意思。

红   娘:你与她装上假道学,低头合眼,不要斜视,坐在旁边,恭恭敬敬,只听她老人家吩咐就是了。

张   生:那小姐还在当场么,我岂能不看哩。

红   娘:你这人就太没忍性了,今日一过,亲事已成,拜了花堂,入了洞房,看黑看明,乃是人之大伦,谁还能妨你两个的那事吗?来……,随我去见老夫人。(进介)张先生到了。

张   生:老夫人在上,小生拜揖。(老夫人哼了一声未理介)

莺   莺:孩儿告退。

红   娘:别忙别忙,老夫人还有事要吩咐,你都先坐了坐了。

张   生:老夫人上边谢坐。

夫   人:这是张生,老身是何等样待你,为何作出这样的事情。

张   生:我下次再不敢了。

红   娘:哼,再没啥说了吗?待我先给张先生打杯茶来,(送茶与张生介)。

夫   人:这是张生,我今就把莺莺许你婚配,只是一件。

张   生:哎呀,老夫人,既将小姐许我,怎能叫我一见而别?

红   娘:起来起来,一件是一件事情,并不是叫你两个一见就完事了。

张   生:哪一件?老夫人请讲。

夫   人:你们婚姻,就准今日议定,明日你便起程赴京应考,他日锦衣归来,再行合卺之礼,岂不双喜临门吗?

红   娘:好个双喜临门,不胜叫张先生多住几日再考。

夫   人:恐误考期,明日一定起身,我们同到十里长亭,与张生一饯,女儿随娘来。

正是:

桑间濮上失人伦,

玷我玉堂金马门。

宁可无儿似伯道,

不叫有女效文君。

(手拉莺莺下场,莺莺不住回头顾张生介)

张   生:(低头不敢仰视介)送老夫人。

红   娘:(戏耍张生装出老夫人的声音)好一张生,这就不是,你乃诗礼君子,为何如此无礼,荒唐大胆,抬起头来。

张   生:不敢抬头。

红   娘:赐你无罪!

(张生抬头才是红娘同笑下)

——剧终

秦腔拷红》(《西厢记》第八场)http://www.tudou.com/programs/view/bdpMuDBQC78/

川剧拷红

崔夫人察觉女儿与张生有私情,找来侍女红娘拷问。红娘有意撮合小姐与张生,且不满老夫人许婚后又赖婚的行为,因而虽遭责打,却仍据理争辩。最后经红娘陈诉利害得失,老夫人不得不顺水推舟,答应了崔莺莺与张生的婚事。

http://www.56.com/u11/v_MzAyOTU3Mjk.html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